登录 注册

每一次逃离的背后,都有一个焦虑的理由

发表于:08-08 浏览:373 次
每一次逃离的背后,都有一个焦虑的理由


——01——

来访者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做咨询,在阳光心理咨询中心并不少见。他穿着校服, 穿戴整齐,低着头,不停地抠手指,咬指甲。

经过接待人员的初步沟通,了解到的情况:他叫杨过( 化名),男,15 岁,初三学生,身高一米六,生长发育正常,身材适中。

家庭关系一般,父母亲都是公务员,姐姐大学刚毕业,在家备考公务员。家族中无先天性心脏病史,无精神疾病史。

杨过小时候与爷爷奶奶一起在乡下居住,五岁时因为脚受伤,被父母带到城里一起生活至今,每年在节假日回爷爷家几次。

小学学习成绩总是班级前三名,升初中开始变差。他喜欢体育运动, 特长为田径短跑,是校篮球队成员。

平时和父母沟通较少,不愿意回家;与老师、同学的关系尚可,有几个谈得来的朋友。


——02——

杨过向咨询师做了以下陈述。

杨过自己是校篮球队成员,有时候训练回家较晚,为此经常受到父母的批评。

某天晚上因有事没有回家,第二天他感到父母比较冷漠,加上那段时间父母经常吵架,他在家的时间便越来越少。

父母认为他的朋友都是后进生,行为习惯很不好,担心他被带坏,便限制他们来往。这些朋友和他一样,家庭存在很多的问题,在一起时可以相互倾诉,找到共鸣。

因为都想逃离现在的生活,于是商量一起出去找工作,自力更生,于是发生了第一次离家出走。

父母找到他后,为了联系方便,给他买了手机,每天都会打电话催他早点回家。一次,朋友过生日,他回家较晚,发现门已经反锁,只好在门卫处待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得知养育自己15年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,他感到天要塌下来一样,内心非常痛苦,再次和同伴离家出走,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,开始了第二次离家出走。

为了让他能学习好一点,父母把他送到老家。由于不能适应新环境,想念以前一起吃苦、打篮球的朋友,就一个人离校找朋友玩,并且好几天没回家,这是第三次离家出走。

之后还有一次出去,没有和父母说,算是第四次离家出走。

被父母带回去后,母亲很绝望地说:“你不想待在这个家,干脆就断绝亲子关系。”在气头上的他说:“断就断!”父亲也气得拿出纸笔,让他写下了断绝书……

他很想念之前一家人和和睦睦在一起的情景,现在感觉很无助,认为自己没人要,最终在父亲朋友的劝说和建议下,到阳光心理咨询中心寻求帮助。


——03——

据心理咨询师的观察,杨过叙述时,条理清晰,回答切题,说话反应比较慢,情绪波动大。

杨过的父亲反映的信息是:这孩子小时候是和我很好,在学校很受老师、同学的喜欢。上初中交了不好的朋友才这样,几次离家出走,很晚才回家,每天都要电话催几次。

回到家沉默不语,经常撒谎。每次他离家出走,我们都很担心。我们也知道,他在外面待不下去了会自己回来的。

每一次逃离的背后,都有一个焦虑的理由


每到这个时候,我和她妈就会争吵,因为她总护着他,这些坏毛病都是她惯出来的。

但是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会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养,而且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是这样做的。

我们希望他和姐姐一样,能考个大学,有点出息,到时候他想怎么样随他。


——04——

阳光心理首席咨询专家蒋庆伟做出心理状态的评估与诊断。

综合收集到的资料,来访者有自知力,迫切希望解除烦恼、焦虑,没有出现幻觉、妄想等症状,可以排除精神病。

存在焦虑、紧张情绪,愿意找朋友诉说,且焦虑没有泛化,可以排除神经症,初步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。

究其原因,主要是三个方面。

1、生物学原因

来访者年龄为15 岁,属于青春期,情绪波动较大,有成人感但经济不独立;处于埃里克森自我同一性形成的重要阶段,自我探索程度较高;来访前做过全面体检,身体一切正常。

2、社会性原因

存在负性生活事件:得知自己的身世,他感到自己缺少父母的关爱,缺乏父母的支持;朋友都是后进生,且在学校行为习惯不好,父母担心他受影响,强制他离开朋友;父母对他离家出走的态度比较冷漠。

3、心理原因

存在明显的不合理认知:他认为父母不是亲生父母,就意味着不管他,不要他; 与父母缺乏交流,在家不怎么说话;对父母的关心、询问采用回避、沉默、反抗等方式。


——05——

确定的系统咨询方案:每四天一次,共10 次咨询。

第一阶段:咨询关系建立和诊断阶段。

主要是收集资料,确定咨询目标。

咨询师和来访者共同商定,确定以下目标。
近期目标:放松心情;打开心结,放下心理包袱;感受家庭温暖;改变不合理认知,建立合理认知。
长远目标:与父母沟通,减少矛盾和隔阂,促进双方相互理解。强化亲子关系,促进家庭和睦。

第二阶段:实施心理帮助的咨询阶段。

咨询师利用意象对话技术中的“背包旅行”,将背包作为一个鲜活的个体,面对它、认识它,并与背包中让自己感觉痛苦的意象和解。

指导来访者进行生命线分析:在一张纸上画一条线,代表自己的生命线,长短代表自己生命的长短。

线上每个点表示某一个时间点,可以用曲线来代表情绪的高涨与低落,也可以表达对未来的希望等。

通过理想父母和现实父母的比较,来访者对母亲比较满意,是他理想中的母亲;希望父亲能多给自己一些关心和鼓励,而不是责备。

他认识到其实爸爸对自己比较关心,有时候妈妈不在家,迫不得已需要向爸爸要钱买东西,虽然爸爸经常会问一大堆问题才给,但经常会多给很多。从中可以了解到他很看重爸爸。

考虑到之前他的现实父亲和理想父亲差距较大,所以设置父子角色转换意象对话练习,让来访者在想象中扮演父亲和自己。从中他发现,作为儿子,很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;作为父亲,严厉只是父亲的性格使然。

第三阶段:巩固与结束阶段。

咨询师肯定了来访者在咨询中的积极参与,并让他认识到认知在生活中的重要作用。在咨询结束后,咨询师和其父母就咨询内容进行交流,提议将爱表达出来,适当地给孩子一些自由。


——06——

来访者自我评价:自述心理包袱已经没有了,焦虑程度减轻;很久没有咬手指了,很少抠手指。与爸爸妈妈的关系好很多,经常会一起出去玩。

父亲的评价:整个人又变得活泼了,喜欢和家长聊天,脸上经常会有笑容。

咨询师评价:两次房树人图画比较结果:自我开放度增大,焦虑程度降低,作画情绪由之前的悲伤转变为惬意。近期目标和长远目标基本完成,能正常生活和学习。在随后的回访中,总体状况较佳。


这个咨询个案是来访者父母介绍过来的,来访者有一些抵触,表达不流畅,所以采用意象对话的方法,是比较成功的。

罗曼•罗兰曾说:“要散布阳光到别人心里,先得自己心里充满阳光。”在阳光心理例行督导工作中,蒋庆伟老师说,心理咨询师也需要去深入体验生活中的每一种滋味,不断进行自我觉察,促进自我成长。

每一次逃离的背后,都有一个焦虑的理由

关注阳光   关爱健康
CopyRight ◎ 2016-2018 版权所有:洛阳市阳光心理健康咨询中心  咨询师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