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藏在门洞里的那只眼睛

发表于:01-13 浏览:14 次


写下这篇文章之前,我思考了很久,因为我的身边也存在过这样的家长,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初心是想救救那些孩子。

但是,可能也会被一些家长敌视。但是哪怕我力量微弱,我还是想说一下我的想法。


首先,在文章的开头想问大家一个问题:

如果,有那么一个人;

他很爱你,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,也很关心你,会义无反顾的保护你。为了你哪怕失去自己的生命他也不会后悔。

于是,不管你工作还是睡觉;学习还是游戏;白天还是黑夜;在家还是在外面;独自一个人还是和朋友呆在一起,他都会在你身后一直盯着你,看着你的一举一动,不让你离开他的视线。

如果有这样的一个爱你的人,你会感到幸福吗?

别急着回答

请你闭上眼睛三秒钟,认真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。

 

不用着急说出你的答案,我们先来看一个故事。

 

前段时间有一个特别火的美剧《黑镜》。其中在第四季的《方舟天使》的故事中,讲述了这么一个和上面的问题类似的故事。

然而故事的结尾,却令人细思极恐。

萨姆布瑞尔是一位单身母亲,独自一个人抚养女儿莎拉,在莎拉三岁的时候因为追一只猫咪意外走丢。虽然后来及时将女儿找回,但她仍心有余悸。于是为了保护莎拉,妈妈决定加入一个科技公司的免费推广计划;给女儿的大脑植入了一款电子芯片。

在莎拉看着动画片的时候,这个芯片就植入了莎拉的大脑。


有了这个芯片之后。

只要打开电脑;妈妈就能随时知道孩子在哪,在做什么;身体缺少什么营养,正在发生什么事情...

也就是说。莎拉能实时给妈妈直播关于自己的各种事情。

而为了能更加保护莎拉;让莎拉的世界变得友善和平。妈妈决定要操控孩子看到的世界。

于是,那些血腥、暴力、负面的事情;全部都被妈妈设置成了马赛克。

所以,在莎拉眼里。路上经过的恶犬,是一团模糊的影子。


演示片子暴力情节的同学,也被打上了马赛克。


甚至连突发心脏病晕倒的爷爷;在莎拉看来,都是模糊的没有意义的。


 


这样看似“和平”的世界;让莎拉陷入了深深的怀疑。

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世界总是充满马赛克;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到的世界,和别人口中描述的完全不一样。

慢慢长大后,她才知道什么叫做“血”,“血”是什么样的。

但无可奈何的是。无论是电视剧的血,还是她自己画出来的血;都仍然会被马赛克掉。


于是,莎拉渐渐开始变得失控。不但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,而且还有了疯狂的自残行为。


 


虽然后来妈妈及时阻止了这一切。但是莎拉的情况还是越来越糟糕。

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。妈妈收起了监控女儿的系统;不再查看,给莎拉一些自由的空间。

但这时的莎拉因为从小被过度的“保护”;并不知道社会真正的险恶是什么,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。

于是后来。她开始吸毒,并在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和男生有了性生活。

这刚好被偷开监控的妈妈发现;于是她再次对莎拉进行了干预和操纵。


 


而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又被监视的莎拉;最终忍无可忍。拿起监视器毫不犹豫地向母亲的脸狠狠砸去,鲜血淋漓。

可悲的是。

由于妈妈再次打开了监控系统;莎拉所看到的一切负面信息都被过滤掉了。

所以,当她恶狠狠地砸向妈妈时;她并不能听到妈妈这时所发出的任何惨烈尖叫;也无法看到妈妈身上的任何伤口和鲜血...


 


可能有人认为这只是一个电影。

但其实。

谁又能保证电影里的结局,不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呢?

我能理解家长老师都希望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。也能理解很多家长确实是为了孩子们好。

但,“为你好”的界限究竟在哪?


 


难道不去了解孩子,不和孩子沟通;一昧地将360度无死角的监控,强加在孩子身上;用冰冷的机器代替交流的眼睛,盯着孩子操控着孩子,这就是好吗?

试问所有大人。

倘若你的办公室,你的房间;也有这么几个冰冷的探头;倘若你的所有生活;都被你的家人和领导事无巨细监控着;你能有多好呢?


上面的话不是瞎说,而是最近确实有这样令人感到极恐的事情:

前段时间热搜上有个微博配图,是一个抖音视频截图,上面写着:“分享一下我父母在我房间安的监控摄像头”


 


我能理解有些父母经常不在家;会为了小孩的安全,在客厅或院子里装监控。

但这在孩子房间装监控,是什么迷之操作??

随后我看到第二张配图发现,房间被装监控的孩子并不是个例。

“和我家一样的。”

“我爸妈也在我房间装了监视器。”

“我妈也要在我房间安了,最近都在看哪个监控好。”

有的孩子表示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装的;有天房间没开灯才发现有蓝色的亮光。

有的孩子在突然发现房间监控后;感觉自己所有举动都被恶鬼盯着,很害怕恐惧。

还有的孩子无时无刻都被监视着;没有一点隐私,感到压抑,甚至是抑郁。

被监控器监视的还好,因为你看不到那个监视你的人,但是更有甚者是家长直接过来监视你。


 


曾经有一位来访者,是个女孩,上初中后,总是一回家就会把门锁上,和父母的交流也变少了,家长想进来的时候总是会受阻,家长为此大为恼火,后来女孩的成绩下降,家长怀疑女孩早恋,但女孩子什么都不愿意说,家长气的把女孩的房间搜了个遍,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。

在一次考试之后女孩的成绩下降,爸爸一生气就把女孩的门踹掉了,后来女孩认了错。但从门装上之后,门就锁不了。原本门上的锁被拆掉了,成了一个洞。

每当孩子在房间里的时候一回头常看到门洞里里有一只眼睛在看她。以至于后来这种恐惧泛化,只要看到有洞的地方都会害怕。

最后不得不求助于心理咨询师。

 

而当有些孩子开始质疑家长的做法时;这些家长便义正辞严地表示:“未成年前我都是你的监护人,我有权利!”

乍一听这些话似乎都有理有据。但仔细想想后发现这有点可怕啊。

什么时候;未成年人就没有隐私,不配谈隐私了?

 

然而现实生活中。有不少家长都会模糊了这一界限。

孩子也是一个人。他们也理应由自己的人权和隐私权。

那么。

当孩子作为一个人;向所有人表示自己也有隐私权;表示自己不愿意被监控的时候;有谁认真听过吗?

孩子在成为父母的孩子之前,他们还是一个人。他们有着自己独立的人格;也理所应当地保有自己的隐私权和人权。

而我希望。大人们都能给孩子多一些空间和尊严;这比你们所谓的“好”和“完美”,都更加重要。

因为所有亲子关系的悲剧,都是起源于没有真正的把孩子当成平等的人来对待。


CopyRight ◎ 2016-2018 版权所有:洛阳市阳光心理健康咨询中心  咨询师登录